Gear。

侮やんだ 愛した

【老文】龙之谷_狂皇_超短篇

【2013年6月9日写】
狂战抱着浑身是血的剑皇已泣不成声。
“啊啊…哭什么啊……”剑皇吃力地想抬起手拭去狂战脸上的泪水。
“你是笨蛋么!伤得这么重还往前冲,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么!”说着,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剑皇闭着眼感受到狂战的泪水落在自己脸庞。“这可不像你啊……”
“……要你管。”
无奈地笑了。剑皇艰难地睁开眼,看着狂战眼中映着的自己说:“话说…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就在我床边的抽屉里…存折也在里面,密码就是我的生日,你应该知道吧……”
狂战心里一紧,看着怀里的剑皇,衣服早已被血浸透,皮肤越来越苍白,只有湛蓝的双眸仍有精神。
用右手在狂战手中写着什么,写完艰难地望着他,然后闭上了让他心悸的双眼。
他睁大眼,看着手心:
我爱你
“我爱…你…么……”泪水止不住一涌而出。
“我爱你…我爱你啊……”抱紧了怀里的人。
“为什么不早些说出来”狂战看着怀里剑皇紧闭着双眼的脸庞,痛苦地低吼着,“为什么最后才对我说……”
很久。
狂战抱起剑皇渐渐冰冷的身体,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而去。
/
/
三年后
狂战将一束花放在坟前,蹲下,闭上双眼。他身旁的魔羽也照做,低着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呐,剑皇,就这样我们三个就能一直在一起了。普雷利镇的花又开了,魔羽她很喜欢,你呢?”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喜欢啊……
那次战争后,世界也逐渐平静下来,这样,你也能和魔羽好好生活。
狂战看了看渐渐变黑的天空,站起身,将胸前的那条不起眼的蓝色项链紧握,尖锐的边缘刺得手心略微发疼。
“下次我再来看你。”说完遍转身离开,干脆利落。夕阳将他的背影拉得狭长,显得单薄、孤单。
坟前花束上的露水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金色的光芒,就像他们的过往,那么耀眼,甚至刺痛双眼……
我就在这里,在你身边。

本来是1号写的,结果拖到这会,就当是给高考完了的学长们的贺文吧【不】

哇以前就只写过3个段子,果然我那会沉迷游戏吗(´-ι_-`)龙之谷也没玩多久,又回去打撸了,再然后也没玩多久就去玩剑三了直到现在

【老文】刀e段子2

【2013年7月5日写】
——尽管爱着你,但逃不过命运。
——管他什么命运!
——还有责任,还有国家…我放不下。
——……
——放心,等我处理完,就来接你。
——……嗯。
我也爱你啊,为什么却是他……听到这段对话,心里好像被刺了一刀,鲜血淋漓。银发男子的身躯无力地顺着冰冷的墙壁滑到地上,将头埋进双臂,任由温热的液体从眼眶涌出。
男人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手里攥着的是他打算给他的项链,有着美丽的紫色,因为太用力而手有些发疼。原来你喜欢的是他。眼里的落寞难以掩饰。
这就是命运么…永远捉摸不透。
永远的,追逐不了……

【老文】刀e段子1

【2013年6月14日写】
“伊泽瑞尔,放手。”
“等…等一下啊!”
“…叫你放手!”
“等一下啊泰隆!听我解释!”
“解释?”黑发青年看着紧拉着自己衣袖不放的伊泽瑞尔,嘴角抽了抽,然后甩开,用另一只手指着离自己不远,笑得一脸灿烂的戴着高筒帽,背上背着枪的女子。
“那就解释一下刚才你们在干嘛吧。”泰隆将手放下抱在胸前,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墙上。
用手抓了抓头,原本柔顺的金发因此变得乱七八糟。然后深呼一口气——
“其实也没做什么啊在街上碰到凯特琳和杰斯就去酒馆喝酒好像喝了一晚上吧毕竟好久不见然后凯特琳喝醉了就抱着我不放手杰斯也在一旁起哄然后我就被强吻就在刚才……”【居然被凯特琳给…ez你是有多弱=、=】
“那杰斯呢?”
“那家伙好像说有事先走了。”伊泽瑞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噗】。
泰隆叹了口气,搂过伊泽瑞尔肩,凑在耳旁说道:“那先把她送回去,其他事回家再解决。”
菊花一紧,为毛有种不好的预感=-=

玩DL最怕什么:发卡姬的制裁!
开场3高阶+1魔法卡,还是先攻,当时我是崩溃的,还好对面NPC的怪攻击不是很高扛过去了,然后抽卡终于抽到怪了,正常开打!
现在用的aibo的卡套和卡垫,整个人都十分的愉悦